18101036068

北京刑事律师_北京刑事辩护律师_北京专业刑事律师_北京渊博律师事务所
主页 > 刑事案列 > 走私犯罪 >
深圳市鸿运行投资有限公司、洪锐彬走私普通货物、物品二审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9-02-21 09:41 内容来源:admin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8)粤刑终159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佛山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单位(原审被告单位)深圳市鸿运行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法定代表人蔡燕斌。
诉讼代表人蔡燕斌,男,1979年10月14日出生,住广东省揭阳市空港经济区。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洪锐彬,男,1979年2月23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原系深圳市鸿运行投资有限公司业务经理,住广东省揭阳市空港经济区。因本案于2015年12月27日被刑事拘留,2016年1月26日被取保候审,同日被刑事拘留,2016年3月2日被逮捕。现押于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看守所。
辩护人李伟东,广州金鹏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毕翠明,广州金鹏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广东省佛山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单位深圳市鸿运行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市鸿运行公司)、原审被告人洪锐彬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一案,于2017年1月17日作出(2016)粤06刑初141号刑事判决:(一)被告单位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罚金人民币700万元。(二)被告人洪锐彬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三)冻结的李某2农业银行62×××72账户、李某2建设银行43×××64账户、深圳市鸿运行公司农业银行41×××22账户、深圳市成达通供应链有限公司农业银行41×××44账户、深圳市鸿运鑫行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农业银行41×××99账户内的资金用于抵扣被告单位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的罚金。宣判后,原审被告单位深圳市鸿运行公司、原审被告人洪锐彬均不服,提出上诉。本院经二审审理,于2017年6月5日作出(2017)粤刑终273号刑事裁定:(一)撤销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06刑初141号刑事判决。(二)发回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经重新审理,于2017年12月11日作出(2017)粤06刑初73号刑事判决:(一)被告单位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罚金人民币695万元。(二)被告人洪锐彬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六个月。(三)冻结的李某2农业银行62×××72账户、李某2建设银行43×××64账户、深圳市鸿运行公司农业银行41×××22账户、深圳市成达通供应链有限公司农业银行41×××44账户、深圳市鸿运鑫行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农业银行41×××99账户内的资金用于抵扣被告单位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的罚金。宣判后,原审被告单位深圳市鸿运行公司、原审被告人洪锐彬均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决定以不开庭方式进行审理,通过阅卷及讯问上诉人,听取辩护人的意见,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3年7月至2015年10月,被告单位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代理揭阳市、云浮市等地石材行业的货主进口大理石等石材。为谋取非法利益,深圳市鸿运行公司在明知石材真实价格的情况下,伙同东洋投资(香港)有限公司、富达船务(香港)有限公司制作、使用虚假的合同、发票、装箱单等报关单证,分别以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深圳市成达通供应链有限公司、深圳市鸿运鑫行货运代理有限公司的名义向海关申报进口,代理费收益归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所有。被告人洪锐彬作为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主管石材业务的业务经理,与客户签订“包税”代理协议,确定报关价格给香港货代公司制作虚假合同、发票、装箱单等报关单证用于申报进口。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以上述低报价格的方式走私进口石材152票3051柜,经海关关税部门计核,偷逃应缴税款计人民币6943382.72元。
2015年12月26日,洪锐彬经由罗湖口岸入境投案,并如实交代了走私进口石材的基本犯罪事实。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有书证、证人证言、电子数据、鉴定意见、被告人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原判认为,被告单位深圳市鸿运行公司、被告人洪锐彬的行为均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洪锐彬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基本犯罪事实,是自首,可依法减轻处罚。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构成自首,可依法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二、三款,第六十七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的规定,作出上述判决。
上诉单位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上诉提出,1、原判错误认定其公司偷逃的应缴税额。2、原判量刑过重,请求大幅降低罚金。
上诉人洪锐彬上诉提出及其辩护人辩护提出,1、原判错误认定洪锐彬偷逃的应缴税额。2、原判量刑过重,请求对洪锐彬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3年7月至2015年10月,上诉单位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代理揭阳市、云浮市等地石材行业的货主进口大理石等石材。为谋取非法利益,深圳市鸿运行公司在明知石材真实交易价格的情况下,伙同东洋投资(香港)有限公司、富达船务(香港)有限公司制作、使用合同、发票、装箱单等虚假报关单证,分别以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深圳市成达通供应链有限公司、深圳市鸿运鑫行货运代理有限公司的名义向海关申报进口,代理费收益归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所有。上诉人洪锐彬作为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主管石材业务的业务经理,负责与客户签订“包税”代理协议,确定报关价格给香港货代公司制作合同、发票、装箱单等虚假报关单证用于申报进口等。期间,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以上述低报价格的方式代理进口石材152票、3051柜,经海关关税部门计核,偷逃应缴税款计人民币6943382.72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一)书证
1、户籍证明:洪锐彬的个人身份情况。
2、《关于立案侦办深圳市鸿运行投资有限公司涉嫌低报价格走私石材案件的函》、《移送案件通知书》、《侦破经过》及《抓获经过》:本案侦破经过情况以及洪锐彬归案经过情况。
3、《搜查笔录》、《扣押笔录》、《扣押决定书》及《扣押清单》等:(1)2015年12月21日,广州海关佛山缉私分局派员对位于深圳市福田区的深圳市鸿运行公司进行搜查,并查扣押账册10本、纸质记事本15本、纸质文件一批、电脑硬盘12个(使用人分别为朱某、曾某、李某1、陈某、卢某、洪某1、蒋某、李某2等人)、联想笔记本电脑1台、U盘3个(使用人分别为蒋某、朱某、曾某)。同日,该局派员对李某2位于深圳市福田区的住所进行搜查,并查扣电脑硬盘2个、苹果手机2部及U盘1个。
同年12月26日,该局从上诉人洪锐彬处扣押苹果手机1部。
(2)2016年1月20日,肇庆海关缉私分局派员对云浮市融通投资有限公司进行搜查,并查扣电脑主机3台,U盘2个,代理进口协议、公司对账单、收据等资料一批,郑某1使用的魅族手机1部(手机号码158××××0036),徐某使用的苹果手机1部(手机号码135××××8929)及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云浮市融通公司的公章2枚。
4、企业档案查询资料:(1)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成立于2010年12月7日,注册资本为100万元,法定代表人、股东为蔡燕斌,经营范围为货物及技术进出口、国内贸易等。
(2)深圳市鸿运鑫行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9月13日,注册资本为2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洪某2,股东分别为洪某2(占股90%)、郑某1(占股10%),经营范围为国内货运代理、陆路国际货运代理、代理报关业务及经营进出口业务等。
(3)深圳市成达通供应链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11月15日,注册资本为2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王某,股东分别为王某、李某2(各占股50%),经营范围为国内货运代理、陆路国际货运代理、经营进出口业务等。
5、《海关进口货物报关单》、《委托报关协议》、《合同》、《装箱单》及《发票》等资料: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以其公司、深圳市成达通供应链有限公司及深圳市鸿运鑫行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作为经营单位,先后向海关伪报进口涉案152票大理石、白云石等石材的情况。《海关进口货物报关单》所载的收货单位包括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深圳市成达通供应链有限公司、深圳市鸿运鑫行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揭阳空港经济区砲台镇裕新石材厂、云浮市新科龙石业有限公司、揭东县荣成石材有限公司、云浮市中和石业有限公司、云浮市华中石材实业有限公司、揭阳市创升石材实业有限公司、揭阳空港经济区砲台镇兴盛达石材厂、揭东县砲台镇益鑫石板厂、揭阳市金信实业有限公司、揭东县地都镇方圆石板厂、揭阳空港经济区地都镇速兴石材厂、北京正山博石工贸有限公司、北京创达恒基石材有限公司、深圳市煌发石材有限公司、佛山市利铭蜂窝复合材料有限公司、云浮市云城区佰丽石材厂、云浮市云城区好永石材厂、云浮市丰磊石材有限公司、深圳市丰磊建筑材料有限公司及揭东县利源石材厂等。
证人李某1经辨认,对上述资料确认无误。
6、《发票》、《装箱单》、《提单》等原始单证及《深圳市鸿运行投资有限公司对账单》等: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代理进口涉案152票石材的实际价格等情况。
证人李某1经辨认,指认从她本人的电子邮箱bao×××@163.com、其公司的关联电子邮箱hon×××@163.com及其使用的办公电脑内打印的资料是2014年8月以来,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深圳市成达通供应链有限公司、深圳市鸿运鑫行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代理进口涉案大理石、白云石等石材的《发票》、《装箱单》及《提单》等真实资料。
证人朱某、徐某、蒋某经辨认,亦分别对相关资料确认无误。
7、《发票》、《装箱单》等单证的翻译文件:佛山市新科文翻译服务有限公司对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代理进口石材的部分《发票》、《装箱单》等原始单证进行翻译的情况。
8、肇庆海关缉私分局查扣的《代理进口协议》:云浮市锦华石材厂、洪某5等委托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洪锐彬或徐某)代理进口大理石等石材。
9、《调取证据通知书》、《关于邮件材料来源及取证过程的说明》:证人李某1、蒋某、朱某等人签认的电子邮件资料系由广州海关佛山缉私分局向网易公司调取的。
10、《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及《提请法院判决财物清单》:案发后,海关依法冻结了李某2名下的农业银行账户62×××72内的1563381.44元、李某2名下的建设银行账户43×××64内的103770.05元、深圳市鸿运行公司名下的农业银行账户41×××22内的5785.72元、深圳市成达通供应链有限公司名下的农业银行账户41×××44内的815.46元及深圳市鸿运鑫行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名下的农业银行银行41×××99内的6597.95元。
11、广州海关佛山缉私分局出具的《情况说明》:涉案《发票》、《装箱单》等原始单证均提取于深圳市鸿运行公司职员李某1、朱某等人使用的办公电脑。该批证据的提取过程均按照法定要求执行扣押、封存、分析、取证等程序,并由广州海关缉私局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电子证据检验报告书。该批原始单证的来源清晰,取证过程合法。
(二)证人证言
1、证人洪某1的证言:我于2010年底成立了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主要业务是代理进口龙眼干、石材、水果等货物,该公司的实际运作由我主持,我和我侄子洪锐彬负责具体业务,我妻子李某2负责管钱。之后,我们三人又先后成立了深圳市鸿运鑫行货运有限公司(挂名法定代表人是我的同村人洪某2)、深圳市成达通供应链有限公司(挂名法定代表人是员工李某1的丈夫王某)。我是这三家公司的实际负责人。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的挂名法定代表人是我外甥蔡燕斌,李某2负责财务,蒋某是出纳,李某1负责跟单,洪某2负责报关,小曾负责做账,陈某负责制作费用单、银行付汇,朱某负责开具信用证及对账。2013年,我让洪某2在深圳市大铲湾注册了一家“顺源达”报关行从事代理进口业务。
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从2011年开始代理云浮、揭阳等地客户进口石材,当时由我负责。2012年底以来,我将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代理进口石材业务全部交由洪锐彬全权负责。我不清楚洪锐彬如何代理进口,也不清楚他曾以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的名义与石材货主签订《代理进口协议书》,他是深圳市鸿运行公司公司总经理,随时可以直接使用公司的印章。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代理进口石材业务的收益归属于公司。洪锐彬除了每月的工资外,到年底可以得到石材业务利润的10%的提成。洪锐彬雇请徐某在云浮负责拓展、维护客户。
2、证人洪某2的证言:我堂叔洪某1于2013年出资成立了深圳市顺源达物流有限公司,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是郑某1。顺源达公司一共有2个报关员,其中我主要负责在深圳大铲湾报关,另一名报关员汤向明于2015年9月之前负责在深圳蛇口报关,之后由我负责蛇口的业务。我公司的主要业务是代理深圳市鸿运行投资有限公司进口石材等货物,这两家公司都是由洪某1实际出资并控制的。我的工资一直是由深圳市鸿运行公司发放。
我于2012年进入深圳市顺源达公司起就开始代理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报关进口石材,申报的经营单位为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深圳市鸿运鑫行贸易有限公司及深圳市成达通供应链有限公司,主要在蛇口、大铲湾报关。我一开始较多联系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的业务经理洪锐彬(洪锐彬主要负责代理大理石等石材),后来主要联系该公司的跟单员李某1(李某1主要负责跟进报关资料)。我与洪锐彬主要联系关于石材报关中的海关估价问题。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有进口石材到港后,洪锐彬或李某1会通过电话联系我并委托我报关。报关进口石材所使用的发票、装箱单等单证由我根据李某1提供的单价、装箱单、提单等资料制作。报关价格由洪锐彬或李某1告诉我。我在报关进口石材过程中如果遇到问题会请示洪锐彬。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会委托我公司制作用于报关的发票、合同、提单、装箱单等资料,并加盖东洋投资(香港)公司的公章(公章是洪锐彬提供给我的)。有时,用于报关的发票、合同、提单、装箱单等单证由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提供给我,并加盖富达船务(香港)有限公司或东洋投资(香港)公司的公章(我不知道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为何会有东洋投资(香港)公司的公章)。单证制作好后,我和汤向明依据这些单证向深圳大铲湾或蛇口海关报关。我不知道深圳市鸿运行公司委托我公司制作用于报关进口石材的发票、合同等资料是否与真实发票、合同等资料一致。我没有见过进口石材的真实发票、合同等,但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会通过QQ将进口石材的提单、装箱单等原始资料发给我,所以我知道进口石材的品种、规格及数量。
我会将我所了解的海关关于进口石材估价情况反馈给洪锐彬或李某1,再由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确定价格。我根据洪锐彬或李某1的指令来确定报关价格,再制作发票、合同等资料。或者我直接制作好发票、合同等资料并报送洪锐彬或李某1,再由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最终确定。货物大多为产自土耳其的大理石/卡拉米黄,一般的申报价格为0.16-0.18美元/千克,海关能接受的价格大致也在这个区间。
深圳市鸿运鑫行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也是洪某1出资成立的,我是挂名法定代表人,没有出资及参与经营管理。据我所知,深圳市鸿运鑫行公司应该没有员工。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用深圳市鸿运鑫行公司的单证来操作代理进出口业务。深圳市鸿运鑫行公司的单证及印章都是由深圳市鸿运行公司在保管、使用。
证人洪某2经辨认,对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深圳市成达通公司及深圳市鸿运鑫行公司委托其申报进口石材的11票报关资料,及其手机微信聊天记录等确认无误。
3、证人李某1的证言:我于2012年6月至今在深圳市鸿运行投资有限公司担任业务员。我丈夫王某在家待业。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蔡燕斌,主要进口来自土耳其的大理石。我公司真正的老板是洪某1,他负责进口龙眼干业务。老板娘李某2和蒋利新负责财务。洪某1的侄子洪锐彬经理负责进口石材业务。朱某负责开具信用证、对账。蒋某负责报价、制作合同。曾某负责向税务部门报税、开具发票以及制作每个月的利润账册。陈某负责支付外汇、制作收取客户的进口货物的费用账册。
我在我公司负责进口业务及交纳进口税费。货物到港前一周,我公司会收到船公司的到货通知。我根据到货通知,向洪锐彬或蒋某询问货物情况(货物品种、颜色及实际收货人等),然后在提单上填写货物的中文名称、毛重及件数等相关资料,并按照洪锐彬的要求填写货物需向海关申报的公司名称(有时收货人与报关公司不符,我按照洪锐彬的指令填制)。之后,我将上述资料发给船公司,船公司制作好提单并传真给货运公司,由报关公司领取提单并向海关申报。报关公司通知我需要交纳石材进口税费时,我用李某2的账户内的钱缴费。事后,陈某到银行打印税单或者由报关公司代缴后交给李某2入账。
除了我公司之外,洪某1还成立了深圳市鸿运鑫行货运代理公司、深圳市成达通供应链公司,这三个公司的注册地址不同,但都是我们一班人在运作,即一个地址、三家公司、同一班人,经营业务都是代理进口石材。这三家公司的揽货业务主要由洪锐彬负责,由他决定使用哪一家公司的单证报关。洪锐彬和蒋某将我公司包税进口货物的价格报给客户,如果客户同意报价,由蒋某制作代理进口合同。客户一般是云浮市的。洪锐彬主要负责询问价格,确定每票石材的报关价格并通知报关公司。我公司以我公司、深圳市鸿运鑫行货运代理公司、深圳市成达通供应链公司的单证向海关申报进口。蒋某与客户签订合同后,朱某开具信用证,她那里会涉及到发票及原始提单。货物到达后,我才会接触到装箱单、发票及信用证。我公司代理客户进口货物后,洪锐彬、蒋某收取货款,朱某收取信用证的货款,陈某负责结汇。我在货物办结进口手续后整理资料时,发现货物进口价格与实际不符,进口报关单的单价一般比信用证的单价低30-40美元不等,规格、重量等相符。2012年6月,我刚进入我公司时看见单价差额,就问洪锐彬报关价格为何有偏差,他说信用证价格高,按照市场价格去报关,进口缴纳税费就少了,由于我公司是包税进口货物的,所以扣除税费后,我公司的利润就高了。
2013年底之前,我公司委托深圳市新时代报关行代理报关,定价由洪锐彬负责,他联系深圳市新时代报关行的郑臣彬。2014年开始,洪某7自己开设了深圳市顺源达公司。在我公司报关前,洪锐彬会自己或让我询问洪某2或深圳市顺源达公司的崔小姐(洪某2的妻子),石材的海关申报价格是多少。对方告诉我后,我再转告洪锐彬,由洪锐彬通知报关公司报关价格,或者经洪锐彬同意报关价格后,我打电话通知顺源达报关行。顺源达报关行再根据这个价格制作虚假发票。我咨询回来的价格一般都顺利通关了,但这个价格不是货物的真实价格,与信用证上的价格存在差异。我之所以不按照信用证上的价格通知报关公司如实申报,是因为洪锐彬说整个做进口石材的公司都是这样做的,都是按照一个平均的偏低价格向海关申报。如果海关没有异议,以后都会按照这个价格报关。如果海关有异议,就慢慢提高至海关同意的价格。洪锐彬向客户报价时应该知道进口石材的真实价格,他绝对知道报关价格肯定低于真实价格。东洋投资(香港)有限公司帮助我公司制作用于报关进口石材等货物的发票、合同、装箱单等资料。我公司将东洋公司的印章存放于深圳市顺源达物流有限公司(该公司由洪某7控制),主要为了方便制作用于报关的发票等资料。深圳市顺源达公司以东洋公司名义制作的石材等进口货物的发票、合同等报关资料与进口货物的原始发票资料中的价格应该是不一致的,因为以东洋公司名义制作的发票上的货物价格是我公司向海关申报的价格,与货物的真实价格有所差别。
我知道我们在很多时候报关的价格太低,海关估价系统不能通过,我们只能提高价格,海关才能完成征税工作。但是,我们提高的价格与信用证的价格相比还是偏低。我觉得洪某1作为我公司老板,应该会了解我公司代理进口石材方面的情况,但他从来不管石材业务,都是洪锐彬在管。我使用的邮箱是bao×××@l63.com。从我本人的邮箱提取的资料是2014年8月以来,我公司、深圳市鸿运鑫行货运代理公司、深圳市成达通供应链公司代理进口32票大理石白云石等石材的真实发票、提单、装箱单及信用证等资料。这32票进口石材的申报价格计2345853.4美元,实际价格计3668831.42美元。
4、证人朱某的证言:我从2014年4月以来在深圳市鸿运行投资有限公司工作,负责跟进信用证及与客户对账。我公司主要从事代理进出口业务。我公司老板是洪某1,他妻子李某2负责财务,李某1负责报关,陈某负责购汇。我公司及深圳市鸿运鑫行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深圳市成达通供应链有限公司应该都是洪某1的,这三家公司都是同一班人员经营运作。
洪锐彬负责承揽代理进口石材业务,他与客户商定代理进口石材的费用后,叫蒋某制作代理进口合同并发给客户。客户会将货物的发票(境外供货商的发票,又叫形式发票)以电邮或传真发送给我公司并由洪锐彬收取。客户要求我公司代开信用证时,洪锐彬会安排我联系东洋投资(香港)有限公司或富达船务(香港)有限公司,并安排我将进口石材的真实发票(发票上记载有金额、数量)发送给对方,对方向境外供应商开具信用证后会将信用证号、金额、货物重量及收付款人等信息发至我公司电子邮箱。东洋公司和富达公司除了代开信用证外,我公司用于报关进口石材的发票、装箱单等资料也是委托东洋公司或富达公司制作的。东洋公司制作的资料会直接邮寄给报关公司,富达公司会寄给我公司,再由我公司寄给报关公司。
我公司代理云浮、揭阳等地的客户进口大理石清关后,我按照洪锐彬提供的数据在电脑上制作对账单,附上进口石材的真实发票、海运提单、装箱单等资料,再将这些资料通过电子邮件发给徐某、郑某1等业务员,由他们据此向客户催收代理费。我使用电子邮箱hon×××@163.com发送上述真实发票、海运提单、装箱单等资料。这个电子邮箱是我公司通用的,洪锐彬也知道这个邮箱及密码。我公司用于报关进口石材的发票、装箱单等资料是委托东洋公司或富达公司制作的。富达公司将制作好的资料寄给我公司,我公司再提供给报关公司。东洋公司直接将制作好的资料寄给报关公司。
从电子邮箱hon×××@163.com内提取的我公司代理云浮、揭阳等地货主进口的44票石材的原始发票都是我经手的。这些英文发票不是我公司用于向海关申报时随附的发票,我公司报关的发票都是东洋公司另行制作的,基本上都会译成中文。我见过报关发票,报关发票与原始发票的形式以及买卖双方是不一致的,但我没有比对过价格是否一致。这些发票中的买方显示为东洋公司而不是我公司或真实货主,据我了解是因为客户通过我公司委托东洋公司在香港代开信用证以向境外供应商支付货款,为了保证发票、信用证等资料单证一致,所以这样写。客户向国外供货商进口石材时,国外供应商一般会要求开具信用证来支付货款,就由东洋公司在香港代开信用证。之后,我公司会要求客户将货款转账至李某2的私人账户,我公司再通过报关单的付汇联将货款汇给东洋公司。期间,我公司或东洋公司都可能为客户垫资。东洋公司会向客户收取1.5%的开证费用。
5、证人徐某的证言:我于2012年5月左右进入深圳市鸿运行投资有限公司驻云浮办事点(挂的牌子是融通投资公司)工作。深圳市鸿运行公司在云浮主要代理进口石材业务。我和郑某1都是帮老板洪锐彬打工,主要负责联系帮他催款,联系代理进口石材业务。洪锐彬是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的总经理,我听他说他还在一家鸿运鑫行公司工作。
客户需要代理进口石材时,会到我们办事点或打电话咨询我或郑某1,我们打电话将客户需要进口的石材及数量等情况告知洪锐彬,问他能不能做。我们都没有权力定价。洪锐彬定好价后叫人将拟好的空白代理进口协议以电子邮件发给我。客户同意报价(代理费用一般为320元-550元全包价/吨。全包价就是进口石材到达深圳港后,公司收取的代理报关、代交海关关税、拖车及报检等费用。有一些代理费用包括运费、码头费等,有一些则不包括)后,洪锐彬安排他人将已加盖公司印章的协议书邮寄或者将已经他签名的协议传真件给我或郑某1,我或郑某1再将协议原件或传真件交给客户签字。代理进口协议书由深圳市鸿运行公司加盖公章,以及洪锐彬、客户签名。我联系的客户有时要求我也在代理进口协议书上签名。有一些邮寄过来的协议未经洪锐彬签名,他又不在签约现场,但客户要求有人签名,我经请示洪锐彬后由我签名。
云浮市的丰成石材厂、雄辉石材厂、锦华石材厂、茂丰石材厂等客户主要向土耳其、希腊及埃及的国外供货商预订大理石等石材,再委托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代理进口,国外的供货商组织装船。货物有时直接运至深圳蛇口等口岸,有时先到香港中转,再运至深圳或肇庆等国内港口。洪锐彬安排人员报关。货物到达国内港口后,洪锐彬或者公司文员小李打电话通知我说有货物将运至云浮。货物到达云浮后,我才开始跟货。之前,我是一直跟至石材厂卸货。2016年以来,我都是将石材厂告诉公司,由公司直接运至石材厂卸货。一般在客户进口的石材即将运至云浮前,公司的小李或小蒋会通过电子邮件将进口石材的对账单、海运提单、装箱单及发票等发送给我。我使用的电子邮箱是147×××@qq.com。小李使用的电子邮箱是hyh×××@163.com,另一个电子邮箱bao×××@163.com也由小李使用,但很少用。一方面,我根据这些对账单向客户收取代理费用。另一方面,公司让我将这些资料转交给客户,但我很少交给他们,客户向我索要我才打印给他们。有时,客户需要我提供税票,我见过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代理客户进口石材的经营单位为该公司及深圳市鸿运鑫行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我的工资由洪锐彬安排一个女子李某2使用她的私人账户发给我。李某2应该是公司的财务。公司的代理进口费用及运费都是打到李某2的私人账户。
证人徐某经辨认,对涉案代理进口协议书等确认无误。
6、证人郑某1的证言:2012年2月,深圳市鸿运行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洪锐彬(我表哥)叫我到该公司工作,该公司主要从事代理进出口业务。2013年7月左右,洪锐彬安排到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的云浮办事处,和徐某负责在云浮寻找进口石材的客户、追款等。我向客户收取我们公司代理国内货主进口石材的代理费。我的工资一直由洪锐彬发放。当时,洪锐彬对我说公司以全包价代理客户进口石材,即客户在国外拉柜到船后至将货物报关进口至国内,将货物运给客户的所有费用,包括海运费、报关环节的关税、报关费、码头费、报检费用、报关后将货物运给客户指定工厂的运费等一切费用。对外付汇时,客户打钱到公司,再由公司帮忙开具信用证并付汇。
如果客户要进口石材,我会问清楚石材品种、数量等情况并打电话告知洪锐彬,由他将全包价报价给我,我再与客户谈价。代理进口时,我们会与客户签订一份代理进口协议书。我打印一份代理进口协议书并交给客户签名,再传真至公司并由洪锐彬签名后传真给我。客户会向我们提供在国外购货的提单、装箱单及原始发票等资料(一般是先提供发票的复印件。当船舶即将到达深圳需要报关时,国外的矿山会将发票原件邮寄给公司或由客户直接交给公司)。这些资料肯定是真实的资料,因为客户先向我们提供复印件,等货物差不多到达时,国外卖方会把原件再寄给我们,我能确定这些资料是真实的资料。我只是将客户提供的资料邮寄给洪锐彬,不清楚他如何报关。货物在深圳蛇口、云浮新港、高要港等处报关,主要在深圳。货物运给客户后,公司会传真一份收款对账单给我,我再交给客户确认,对账单上有公司的收款账户。如果遇到客户没有按照付款,洪锐彬就通知我们去催款。我联系的客户包括云浮金海马公司、汇集公司、美联公司等。我经手一共帮客户代理进口了8票、100柜货物(约2500吨),一共收取代理费用计120多万元(代理费用为420元至600元左右不等/吨,是进口环节的全包价)。我联系的客户没有向我索要报关单或税票。
深圳市鸿运鑫行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深圳市顺源达有限公司只是挂我的名字。当时洪锐彬让我挂名担任法定代表人或股东。我不是真正的法定代表人或股东,也没有分红或收益。
证人郑某1经辨认,对查扣在案的代理进口协议书等确认无误。
7、证人蒋某的证言:我于2011年5、6月到深圳市鸿运行投资有限公司工作。我公司主要从事代理进口石材、龙眼干业务。我公司的石材业务都是由老板洪某1的侄子洪锐彬负责,我对于石材方面的任何事情都是直接问洪锐彬。我主要配合老板娘李某2处理财务事宜,帮我公司催收借款,也帮洪锐彬向客户催收进口石材代理费用,还负责联系船公司等。客户将配柜单发至我公司的电子邮箱或传真过来,我联系船运公司了解海运费并报给洪锐彬,他根据海运费、海关税款、陆运费及码头费等计算一个全包价并向客户报价。其中税款不是按照实际成交价计算出来的,而是洪锐彬按照海关可以接受的价格计算的税款。如果客户需要开具信用证,他们会将形式发票(客户到境外采购石材的真实发票)以电子邮件或传真发给我们(有时形式发票会随配柜单一并发过来),我公司的朱某再联系东洋投资(香港)有限公司或富达船务公司开具信用证。洪锐彬与客户谈好代理费用后,让我制作代理进口协议书并交给他签名。我加盖我公司印章后将代理进口协议书邮寄至我公司云浮办事处,由郑某1、徐某交给客户签字后邮寄至或由洪锐彬带回至我公司,再由我负责将这些代理进口协议书存档,有时洪锐彬也会亲自带代理进口协议书到云浮(他经常去云浮)。代理费用一般是按吨计算,大约为300-600元全包价/吨。每份代理进口协议书上的全包价的内容是不完全一样的,主要包括海关税费、报关报检费用等,有一些还包括拖车费、码头作业费及海运费等。我有时还要负责跟踪船期并报给我公司云浮办事处的郑某1、徐某。我大约每个月与船代公司核对一次海运费。李某1负责报关进口石材,报关单证及相关资料由她负责收集并报关,货物到港后,她还会安排提货并运至云浮等地的石材厂。我公司通过老板娘李某2的私人账户帮客户支付海运费。进口石材到达蛇口、大铲湾等港口后,开证公司东洋公司会通知我公司赎单。客户向国外供应商进口石材时,对方一般会要求开具信用证来支付货款。我公司委托东洋公司在香港代开信用证,之后,我公司会要求客户将货款转账至李某2的私人账户,再通过进口报关单付汇联汇给东洋公司。东洋公司办理一个类似货权转让的手续后,我公司就可以安排人员到码头办理清关、放行、提货等手续。报关手续由深圳市顺源达物流有限公司的洪某2及汤向明负责,李某1负责联系他们。我们进口石材的报关合同上的境外供应商都是写成东洋公司或富达公司等开具信用证的公司,通过报关付汇可以将一部分货款支付给开证公司,一部分低报价格的石材货款则是通过龙眼干等其他代理进口货物的报关单付汇支付。我公司代理进口石材不是按照真实发票价格而是按照海关可以接受的价格向海关申报进口,这是我在我公司工作时听说的。我们没有如实向海关申报。我公司以现金及转账方式向国内货主收取代理费用,其中转账是转到李丽琼的个人账户。我们曾以深圳市成达通供应链有限公司的名义代理进口石材,操作方式与我公司一样。我们代理进口石材的客户都是云浮的石材厂,我记得数量较大的有创兴盛石材公司、新兴业石材公司、丰兴石材公司等。我代理进口石材时使用的电子邮箱是hyh×××@l63.com。我公司的电子邮箱bao×××@l63.com是李某1用于石材报关清关的,电子邮箱hon×××@163.com主要是朱某用于石材开信用证的。
证人蒋某经辨认,对查扣在案的代理进口协议书等进行确认无误。
8、证人李某2的证言:2011年,我丈夫洪某1出资成立了深圳市鸿运行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洪某1的外甥蔡燕斌。之后,为了便于向银行贷款,洪某1又出资成立了深圳市成达通供应链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洪某2)及深圳市鸿运鑫行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王某)。深圳市成达通供应链有限公司及深圳市鸿运鑫行货运代理有限公司都是鸿运行公司的人员在经营,业务也是代理进口石材及少量水果。洪某1的侄子洪锐彬负责代理进口石材业务。我负责管钱。我公司的一部分收支通过我个人的银行账户流转,主要是我名下的建设银行卡43×××64以及农业银行卡62×××72,其中后者的资金流转居多。代理进口石材的利润归我公司。
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成达通公司、鸿运鑫行公司都有各自的账户,基本上是哪个公司代理进口石材,就以哪个公司的账户收取代理费用,但在实际操作中,为了方便客户转账,一般会把我个人的银行账户(主要是我的农业银行账户)和代理公司的账户一起提供给客户,由客户决定转账到哪个账户。所以,石材代理费用以我的个人账户或公司账户收取。我公司委托香港东洋公司帮客户代开信用证,客户须先将开具信用证的金额打给我公司。
9、证人王某的证言:2013年11月至2015年9月,我在深圳市顺源达物流有限公司工作,之后无业。我妻子李某1所在的深圳市鸿运行投资有限公司的老板李某2说要新开一家深圳市成达通公司,缺少一名法定代表人,她就推荐我去工商局办理了公司注册手续。注册资金都是李某2出的。我没有去过深圳市成达通公司。每次需要办理公司的相关手续时,都是李某1把资料拿回来交给我去办理。深圳市成达通公司主营大理石进出口业务。
10、证人钟某的证言:我是云浮市丰磊石材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股东。我公司成立于2012年,主要加工和销售大理石、花岗岩荒料及板材等。我公司从2013年开始与深圳市鸿运行投资有限公司有业务往来,主要是购买对方进口的土耳其产的大理石。我主要与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的洪锐彬联系业务。洪锐彬在深圳的公司是做代理进口石材生意的,他也知道我在云浮做石材。我公司一共向深圳市鸿运行公司购买了6票进口石材。货物通关全部由深圳市鸿运行公司负责,我不知道该公司向境外采购石材的真实价格,也没有见过境外供货商开具的进口石材的原始发票,该公司只提供报关单证给我们。这6票收货单位为我公司的报关单及附随的协议书上的“钟某”不是我本人的签名,附随资料中加盖东洋投资(香港)有限公司印章的发票、合同、装箱单等不是我公司提供的,我们都不需要管报关单证。报关单上的深圳市成达通供应链有限公司、深圳市鸿运鑫行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与深圳市鸿运行公司都是一伙人在操作的。
证人钟某经辨认,对涉案6票进口石材的报关单、税单及部分货款结算单等确认无误。
11、证人陈某1的证言:我是云浮市新科龙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我公司主要进口土耳其、埃及等国的大理石。2014年以来,我公司委托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代理进口了2票、19柜土耳其产的大理石,代理费用约为2000元/吨,包括进口石材的货款、海运、报关、码头费用,一直运至我公司的工厂。这个价格约比行业价格便宜了300、400元。这些货物的原始发票、装箱单由国外供货方直接发给代理公司。洪锐彬是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的经理。我不知道这2票货物如何报关进口,整个通关及运输都是包给他们操作。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曾将进口石材的报关单及附随资料提供给我公司,但其中协议书中的“陈某1”不是我签的,是他们代签的,其中加盖东洋投资(香港)有限公司印章的发票、合同等不是我公司提供用于报关的,我都不知道东洋公司。进口石材快到深圳港口时,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的人通知我将首付款30%汇至该公司的一个私人账户。石材到达我公司之后,我陆续将剩余的70%尾款汇给上述账户。我签认的2票进口石材的原始单证上的价格是我公司购买石材的真实成交价格。
证人陈某1经辨认,对涉案2票进口石材的报关单及附随资料以及原始提单、装箱单、发票等确认无误。
12、证人詹某的证言:我是云浮市中和石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我公司从2013年开始委托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代理进口石材,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以该公司、深圳市鸿运鑫行公司、深圳市成达通公司等三个公司的名义先后代理进口了77票石材。其中19票货物的原始发票、装箱单由我公司提供给代理公司(这19票原始单证上的价格是我公司向国外供货商购买石材的真实成交价格),其他58票货物的原始发票、装箱单由国外供货方直接发给代理公司。
代理进口费用是全包的价格,包括了货物到港后的卸货、码头拖车、报关、缴税等。代理进口石材业务由我公司业务员与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的业务员商谈,代理费用一般约为货物实际价格的0.2%,最终由我和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的洪锐彬分别在代理进口协议上签字。我不清楚深圳市鸿运行公司如何报关。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代理报关进口石材后,会将报关单证交给我公司。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代理我公司报关进口石材所使用的报关单证不是我公司提供的。
如果是我公司直接向国外矿山采购,会委托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付汇。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直接付汇给境外卖方,再与我公司结算,或者我公司先汇钱给深圳市鸿运行公司,再由深圳市鸿运行公司帮我公司付汇。我通过农业银行、农村信用社的个人账户将代理费用支付至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的个人收款账户。经辨认2014年8月5日,深圳市鸿运行申报进口大理石的报关单及附随资料,其中加盖东洋投资(香港)有限公司印章的发票、合同不是我公司提供用于报关的,我公司提供的资料不是这样的,协议书中的“詹某”不是我签的,这是报关公司代签的。
证人詹某经辨认,对涉案19票进口石材的报关单等及原始发票、装箱单等确认无误。
13、证人洪某3的证言:我是揭阳市博亨石材有限公司经理。2015年9月,我打电话联系深圳市鸿运行投资有限公司的洪锐彬,想委托该公司代理进口一批希腊产的白云石,代理费用约为300、400元/吨(全包价格)。之后,我公司与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签订了代理进口协议。货款由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代为支付给境外供货商。进口石材到达我公司后,我公司再分批将货款转账支付给深圳市鸿运行公司。境外供应商将原始发票、提单等资料提供给我公司后,我公司再邮寄给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我们不用管通关的事情,由深圳市鸿运行公司负责,直至通关后将货物运至我公司。我公司委托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代理进口了2票、25柜希腊产的白云石。经辨认2票货物的报关单及其附随资料,其中盖有东洋投资(香港)有限公司印章的发票不是我公司提供给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的,我从来不知道东洋公司。
证人洪某3经辨认,对涉案2票进口石材的报关单等及原始发票、装箱单等确认无误。
14、证人蔡某1的证言:我是揭阳市空港经济区砲台镇兴盛达石材厂法定代表人。2015年8月左右,我厂曾委托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代理进口2票、47柜大理石。我厂会计吴某1与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的洪锐彬商谈代理进口事宜,代理费用约为500元/吨(全包价格,包括海关通关的一切费用)。我厂叫希腊卖方直接将进口石材的真实发票、装箱单、提单等资料邮寄给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深圳市鸿运行公司将石材送至我厂时会附随报关资料。我厂会将货款打到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的一个私人账户,由他们负责付汇,一般先给30%定金,收货后再支付尾款。
证人蔡某1经辨认,对涉案2票进口石材的报关单等及原始发票、装箱单等确认无误。
15、证人洪某4的证言:我是揭阳市空港经济区砲台镇裕新石材厂业务统计员。我厂法定代表人洪某6是我父亲。我厂从2014年开始曾向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深圳市鸿运鑫行公司、深圳市成达通公司购买7票大理石。我们不清楚他们如何进口。
证人洪某4经辨认,对涉案7票进口石材的报关单等确认无误。
16、证人吴某的证言:我是揭阳市空港经济区荣成石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股东。我公司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委托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代理进口埃及、土耳其等地产的大理石等石材,大约30多票。当时,我打电话联系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的洪锐彬,我们商谈的代理费是进口货物原始发票价格的1%或1.5%。我公司向国外供货商订货,国外供货商将进口石材的原始发票、提单等直接邮寄给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我们先通过现金或转账将货款交给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一般先支付30%至60%的首期款,收货后再支付尾款。深圳市鸿运行公司通过电汇或信用证代我公司结汇。进口货物通关由深圳市鸿运行公司负责,直至将货物运至我公司。之后,我们的操作越来越简化,我们连订货也委托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代理,并向他们支付1%或1.5%佣金。海关向我出示的3票进口石材的报关单是我公司委托深圳市鸿运行公司进口的。
证人吴某经辨认,对涉案3票进口石材的报关单等确认无误。
17、证人蔡某2的证言:我是揭阳市创升石材实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我公司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委托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代理进口石材。我公司向国外供货商订购石材后通过电话联系鸿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的洪锐彬(洪总),委托他公司代理我公司进口。我们约定的代理费用一般为货物总值的1.5%(全包价格,包括税金及一切运费,直至运至我公司)。我公司和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会将已经签字或者盖章的代理进口协议传真或邮寄至我公司,我公司盖章确认后再邮寄给对方。我没有见过境外供货商提供的原始发票等单证,都是直接邮寄到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深圳市鸿运行公司通过电汇或信用证代我公司向境外供货商支付货款。一般货物到达深圳港前,我公司会将30%的货款转账至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指定的账户。进口石材到达我公司后,再陆续将余款汇给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海关向我出示2票进口石材的报关资料是我公司委托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代理进口的。
证人蔡某2经辨认,对涉案2票进口石材的报关单等及原始发票、装箱单等确认无误。
18、证人郑某2的证言:我是揭阳市金信实业有限公司会计。2013或2014年,我公司曾委托深圳市鸿运鑫行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深圳市成达通供应链有限公司公司代理进口4票大理石,大约60柜。我公司向境外供货商订货,并将原始发票、提单等资料提供给深圳市鸿运鑫行公司、深圳市成达通公司。进口环节都是由深圳市鸿运鑫行公司、深圳市成达通公司负责。货物报关后,深圳市鸿运鑫行公司、深圳市成达通公司会将货物报关资料邮寄过来,有时随车过来。我们通过银行电汇汇款至深圳市鸿运鑫行公司的账号来付汇。
证人郑某2经辨认,对涉案4票进口石材的报关单等及原始发票、装箱单等确认无误。
(三)鉴定意见
广州海关涉嫌走私的货物、物品偷逃税款海关核定证明书(穗关(肇)核字(2016)001号-149号):2013年7月至2015年10月,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洪锐彬以低报价格的方式代理进口152票石材,偷逃应缴税款计6943382.72元。
(四)电子数据
1、广州海关缉私局司法鉴定中心电子证据检验报告书(穗关缉司某(电检)字[2015]102号):经对从深圳市鸿运行公司办公地点深圳市福田区查扣的12个电脑硬盘(使用人分别为蒋某、李某1、朱某、陈某、曾某、李某2、卢某、洪某1等人)、1台笔记本电脑进行数据恢复及提取,并将提取的数据存储于光盘内。
2、广州海关缉私局司法鉴定中心电子证据检验报告书(穗关缉司某(电检)字[2016]022号):经对李某2持有的的苹果手机2台及U盘1个、洪锐彬持有的苹果手机1台、蒋某持有的U盘1个、朱某持有的U盘1个、曾某持有的U盘1个、洪某2持有的小米手机1台及硬盘1个进行数据恢复及提取,并将提取的数据存储于光盘内。
(五)上诉人的供述及辩解
上诉人洪锐彬的供述与辩解:2011年,我叔叔洪某7成立了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法定代表人是蔡燕斌),他叫我到该公司帮忙。我公司是一家进出口公司,主要代理云浮、揭阳等地的石材老板进口大理石等。刚开始,洪某1负责代理进口石材业务。2011年至2013年,我跟着洪某1学习代理进口石材业务,他主要带我认识客户,让我熟悉拖运、报关等流程。2013年初,洪某1将代理进口石材业务交给我全权负责。我是我公司代理进口石材业务的经理,月工资原为5000、6000元,之后涨到1万元。洪某1负责我公司的全部业务。老板娘李某2负责财务。朱某是对账员。蒋某负责制作合同、报价及对账等。李某1负责跟单、联系报关事宜。洪某2负责大理石等货物的报关业务。小曾主要负责报税等。
从2013年下半年左右开始,一些客户问我能否以包税的方式计收代理费用(包括报税、报关、代理费及运输等费用),因为行业内很多代理商都这么操作,包税操作比较简单,结算时不需要与客户核算报关、纳税、拖车等成本,而是全部计算在一个全包价内。当时洪某1叫我先去了解市场行情,主要是海运费、报关、拖车等成本要素。我了解到的包税方式就是用海关能够接受的行业价格(即海关风险价,这个价格在石材行业是很容易得知的)向海关申报进口。我向洪某1反映这个情况,问他能否按照海关能够接受的行业价格向海关报关,他说行业怎么操作就怎么操作。我接手石材业务后,代理进口石材业务的利润都是归我公司所有,我只是在年底时可以获得利润的10%作为奖金。
我于2013年接手石材业务后,曾以低报价格方式进口石材。因为以包税方式代理进口,如果按照真实价格来报关是挣不到钱的,就要低报价格来报关才能赚到钱。我刚开始接手时对业务不熟,客户要求按照包税方式来操作时,因为要低报价格才有钱赚,我就请示洪某1,洪某1让我了解行业情况后同意我按照海关能够接受的价格报关。之后,我做熟了,就不用每票请示他,他说按照这种方式来操作就行了。我公司以我公司、深圳市鸿运鑫行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深圳市成达通供应链有限公司作为经营单位,先后委托深圳新时代报关公司、深圳市顺源达物流有限公司(该公司也是洪某1设立的,主要有洪某2及其妻子、一个汤姓报关员)申报进口。
客户需要我公司代理进口石材时,会联系我或者我公司驻云浮办事处的业务员徐某、郑某1。客户会将每票石材的品种、原始发票价格等告诉我或者徐某、郑某1,徐某、郑某1再转告我。同时,客户会将原始发票、提单等资料邮寄至我公司或送至我公司驻云浮办事处。如果客户直接联系我,我根据客户提供的真实价格、我公司打听到的海关风险价及其他费用来确定全包价格;如果是徐某、郑某1联系的业务,则由他们初定一个价格经我审核同意或者直接由我确定全包价。总之,我公司基本上每柜石材大约赚取400、500元。报关前,我见过货主向我公司提供的进口石材的原始发票等资料,知道货物的真实价格。我公司没有如实申报进口石材的价格,而是按照石材行业向海关申报的价格来申报,报到海关能过的价格就行。我接手石材业务后,刚开始的几票货物的包税价格请示了洪某1,他同意了,之后做熟了,就由我、跟单员及报关行根据惯例来做就行了。代理价格确定后,我会告诉蒋某,由她制作代理进口协议并加盖我公司公章,大多数时候我会在代理进口协议上签字,再将代理进口协议邮寄给或者通过云浮办事处交给客户,客户签字后再寄回我公司,或者我直接去云浮办事点将代理进口协议带走。我们都是以我公司的名义与客户签订代理进口协议,客户也只知道我公司。
我公司代理进口石材不是使用客户提供的真实发票、提单、装箱单等资料向海关申报,而是将真实发票、提单、装箱单等发送给东洋投资(香港)有限公司或者富达船务(香港)有限公司,该二公司参照这些真实资料,按照我公司的要求制作出用于报关的发票、提单、装箱单等资料。我公司主要由李某1、朱某联系东洋投资(香港)有限公司或富达船务(香港)有限公司。我公司用公司账户收取代理费,可能也用李某2的个人账户收取过。
如果客户委托我公司代开信用证来支付货款,我公司会委托东洋公司代开信用证。我公司会通知客户叫国外供货商直接将进口石材的原始发票等资料邮寄至东洋公司,东洋公司一般会将发票等资料的扫描件或传真件提供给我公司,具体由李某1或朱某跟进。如果客户不需要我公司代开信用证,客户可能会叫国外供货商直接将原始发票等资料邮寄给我公司或者客户,客户再向我公司提供原始发票等资料的扫描件或传真件,有一些客户也会将原件邮寄给我公司。
上诉人洪锐彬经辨认,对涉案代理进口协议书确认无误。
关于上诉单位深圳市鸿运行公司、上诉人洪锐彬偷逃的应缴税额的认定问题。经查,海关根据依法调取在案的发票、装箱单、提单等原始单证及相关的报关单证等证据,依法比对计核事发期间,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洪锐彬伪报进口涉案152票石材所偷逃的应缴税额,原判据此认定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洪锐彬偷逃的应缴税额依据充分。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洪锐彬及其辩护人认为原判错误认定其公司、其本人偷逃的应缴税额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单位深圳市鸿运行公司及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上诉人洪锐彬违反国家法律及海关法规,逃避海关监管,采用低报价格的方式代理申报进口涉案石材,偷逃应缴税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是,原判认定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洪锐彬具有自首情节并予从轻、减轻处罚依据不足,鉴于“上诉不加刑”原则,本院仍维持原判对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洪锐彬的量刑。原判将案外人李某2名下的涉案农业银行账户内被冻结款项,作为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的财产,判决予以抵扣该公司的罚金依据不足,本院对此予以纠正。深圳市鸿运行公司,洪锐彬及其辩护人所提上诉、辩护理由均不成立,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6刑初73号刑事判决第一、二项。
二、撤销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6刑初73号刑事判决第三项。
三、冻结在案的李莉琼名下的建设银行账户43×××64、深圳市鸿运行公司名下的农业银行账户41×××22、深圳市成达通供应链有限公司农业银行账户41×××44及深圳市鸿运鑫行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名下的农业银行账户41×××99内的款项用于抵扣上诉单位深圳市鸿运行公司的罚金。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吴铁城
审判员  石春燕
审判员  邓敏波

二〇一八年三月三十日
书记员  邓碧霞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五十三条走私本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三百四十七条规定以外的货物、物品的,根据情节轻
重,分别依照下列规定处罚:
(一)走私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较大或者一年内曾因走私被给予二次行政处罚后又走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偷逃应缴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二)走私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偷逃应缴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三)走私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偷逃应缴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对多次走私未经处理的,按照累计走私货物、物品的偷逃应缴税额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十四条单位犯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百五十二
条规定之罪,依照本解释规定的标准定罪处罚。
单位犯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偷逃应缴税额在二十万元以上不满一百万元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偷逃应缴税额在一百万元以上不满五百万元的,应当认定为“情节严重”;偷逃应缴税额在五百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审人民法院对于依照前款第三项规定发回重新审判的案件作出判决后,被告人提出上诉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或者裁定,不得再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